陆等2号

#骰输

#骰输

好容易去一次X市,泡个木桶浴也能遇上吴羽策。

正巧我们都是泡的中药木桶浴,寒暄几句以后,我们两个就靠在木桶边眯了会。

吴羽策仰着脸,在脸上盖了块毛巾,我仔细看了看,还别说,这小子,这手,挺白的哈,呦呵,细长细长的,看着真好看。

在我沉迷他的手无法自拔的时候,吴羽策咳嗽一声:“咳,前辈你干嘛?”

“呃,你手挺白的哈,细长细长的,唔……”

吴羽策面无表情地拍掉我作乱的手,如果他耳根子没红那么厉害的话,我想我是相信他没什么感觉的。

我依旧不死心,开口叫他,故意拉长了调:“阿策啊。”

他一脸嫌弃地看着我:“停,你叫的好恶心。”

“你不喜欢这么我叫你的话,你为什么脸这么红?”

“咳咳,”他别过头不看我“那是泡浴桶泡红的……”

哼,我才不信,我站了起来,用浴巾随便裹了下,站在他身后,掰着他的脑袋自上而下地看着他。

“你以为我为什么来X市,你以为我为什么正好也来泡浴桶,你以为我张佳乐为什么闲的没事干过来找你吴羽策。”

趁他没反应过来,我的指腹摩擦了下他的唇,舌头已经滑进口腔。

“笨蛋,我喜欢你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