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等2号

#骰输

#骰输

远离骰子,真的,信我。

晚上跟大孙碰了个面,聊的很开心,然后……喝的有点多,后面的事是新杰告诉我的。

大孙扶着我回到霸图,我在门口赖着不走,非要目送他,他拧不过我,跟旁边的保安交代了几句,叹了口气,一步三回头,最后还是走了。
我边看着大孙离开边傻乐,然后推了推保安,示意自己没事,然后摇摇晃晃自己走回了寝室。

“唔……这个门,怎么晃来晃去的,停!不许动,我要进去,你,呃”我手指点点了门,然后一个酒嗝上来“咦,钥匙怎么插不进去?”

我捅了半天,没把钥匙捅进去,感觉很生气,使劲敲了敲门:“有人吗!帮我开下门!快点!”

我靠着门,扁了扁嘴,嘴里哼哼着。

“吱呀”

门突然开了,我靠在门上差点摔在地上,正巧有个人一把拉住了我。

“呃~谢谢啊哥们。”

“张佳乐,你喝酒了?”

这低沉的嗓音,唔,听着耳熟,我拽住这人的胳膊,蹭了蹭,发现有点湿。

手自然而言地戳了戳这人强健的肌肉。

“呦呵,这肌肉练得不错呀,哥们,教教我呗?”

“张佳乐,你发酒疯了。”

我抬眼一看,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把我吓醒了七分。

“韩,韩队,我……”

我靠,我竟然调戏了韩队!天哪,他还刚洗完澡!身上只有一块浴巾裹着!从头发滴下来的水,刚好从脸颊往脖子以下滑下去!咳,我感觉我有点晕。

算了,这么丢人,我还是晕吧。

在我闭上眼睛装睡的时候,韩队幽幽叹了口气,顺手把我扛在肩上,嘟囔了一句:“真是麻烦。”

评论